您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圖片
2019-05-27 08:22    責任編輯: 黎多江   |  來源: 海南日報

寻仙手游最强职业是谁: 百年前美國旅行家的海南印象

寻仙手游论坛 www.bmpdk.icu
《百年前的中國》封面。 徐晗溪 攝


書中插圖:百年前黎族人的房屋。徐晗溪 翻拍


書中插圖:騎在水牛背上的海南農民。徐晗溪 翻拍

  美國作家哈利·弗蘭克(Harry A. Franck)被譽為“流浪王子”,是20世紀上半葉最著名的游記作家之一,他在20世紀20年代初來到中國游歷,利用最基礎的交通工具和徒步,深入中國廣闊的南方地區,足跡遍布上海、浙江、江西、福建、廣東、海南、廣西、云南、貴州、四川、湖南等省的鄉村市鎮,觀察并記錄下20世紀20年代中國真切的市井生活。

  哈利·弗蘭克用自己的雙腳、相機和文字,深入海南城鎮鄉村,廣泛接觸海南社會的軍閥、進步學生、租界買辦、貧苦鄉民、傳教士、手工業者等各類人群,記錄下1924年海南的市井生活細節收在《百年前的中國——美國作家筆下的南國紀行》》(以下簡稱《百年前的中國》)一書中,具有一定的史料價值。

  百年前的海南是什么樣?5月23日,記者采訪了《百年前的中國》一書的譯者符金宇,跟著他一起翻開美國作家筆下1924年海南的社會畫卷。

  印象一:

  ??諶碩浴把筧恕奔卟還?/strong>

  “凡身處一國,若想見識當地人的真實生活,必得去往游人不常去之地,還得至少學會幾句當地的語言,才能讓這一切變得更有意義?!憊じダ伎巳銜筆敝泄說納鈐諳附諫嫌兇徘Р鍆蟣鸕牟煌?,而此時的西方早已實現大規模生產,城市有著統一而標準化的面孔,很難分清城市間的微妙差距。

  他習慣到“小眾旅行地”游歷,從廣州坐船來到海南,從??詰鍬?,然后來到嘉積,并在定安居丁村過夜。

  他提到,???876年便已開港通航,有十幾棟外國人的房子,住著傳教士、領事、海關和郵政人員,??諶碩浴把筧恕奔卟還?。但當哈利·弗蘭克來到定安居丁村,卻受到了全村人的圍觀。居丁村因為外國人的到來而變得活躍,全村人都跑了出來,連女人也不例外,或遠或近地站在后面,孩子們擠在前頭,圍著哈利·弗蘭克的膝蓋打轉,把他圍得緊緊的,并對他袋子里的食物指指點點。

  印象二:

  40英尺高的竹子水車

  哈利·弗蘭克在中國穿越北緯34°時會留意到一些突如其來的變化:駱駝、毛驢、北京的馬車,還有寸草不生、樹木稀疏、塵土漫天的那副北方風光忽然消失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水牛、轎子,以及狹窄的石板路在一望無際的水稻田中曲折蜿蜒,這塊土地縱使談不上更為干凈,至少多了不少綠意。

  “這里水道縱橫,可除了嘎吱作響的獨輪車之外,極少看見帶輪子的車輛;成群結隊的勞工挑著擔子,二者相映成趣,隨處可見?!憊じダ伎吮硎?,南北差異更多源自彼此對主要農作物需求的不同。

  中國南方不像北方那樣種植高粱、小麥與黍,哈利·弗蘭克認為,南方必須面對的一大問題是如何灌溉稻田。他在海南看到多不勝數的碩大水車,這種水車依靠流水自行轉動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再加上驢子、黃牛和水牛,農民在人造閘溝旁忙個不停。

  哈利·弗蘭克對海南碩大水車的運作嘆為觀止,他很好奇在沒有起重機的前提下,這些巨大的水車足有40英尺至更高,完全用竹子做成,究竟是怎樣豎在這里的。他在書中提到,長長的導流壩用竹子做成,斜托著,這里一處那里一處地伸在寬闊的河面上,竹子因為被水浸泡,加上日曬雨淋,早已變黑褪色,河水順著竹壩,被引向岸邊的水車澆灌田地。

  “每座竹壩上都開了個窄口,口子中間的水流得飛快,安裝在水車上的竹筒一節節微微傾斜,水就這樣被舀上來,引入粗糙的木制水槽中,流進等著灌溉的稻田。有時水流的力量不夠,無法繼續自行流入槽中,農民就得自己動手,爬到水車頂上,把輪子踩得轉動起來,一踩就是一整天?!笨吹餃绱順【?,哈利·弗蘭克感慨為什么海南人卻從未想過發明風車。

  印象三:

  騎在水牛背上的椰島消遣

  在世界地圖上,海南島不過是一個小島,可經過兩天的艱苦旅行,先是坐船,接著步行,才到達連海南島中部都不算的嘉積,疲累沉重的雙腿讓哈利·弗蘭克對海南島的大小別有一番感悟。他感慨道,就算不從氣候的角度,而從景觀的角度來看,嘉積地區比??詬猿鋈卻母芯?。

  “或許是海風的緣故,嘉積的濕熱還不算難以忍受,但密密麻麻的椰林、茅草棚子還有空氣中的潮濕氣息,足以將思緒帶回真正的熱帶地區。山谷里長滿了椰樹,一眼望不到頭,還有連片的稻田?!憊じダ伎吮硎?,嘉積地區的一切讓他明白,為什么住在這里的外國人會把海南親切地稱為“椰島”。

  游歷中國南方的經歷令哈利·弗蘭克發現:海南的男孩、女孩,甚至包括婦女,村民的主要娛樂就是騎在水牛背上,或者在牛吃草的時候倚在牛身上。他認為,海南人從出生起,就習慣了又窄又硬的床板,牛腰和牛肩對海南人來說像個枕頭,舒服極了,牛背則像一張躺椅,可以讓人好好睡上一覺。

  “騎在水牛背上,去一個既能讓牛吃草又不會糟蹋莊稼的地方,在海南,這是男孩們打發閑暇時間最主要的方法,有時也是女孩們平日里的消遣?!憊じダ伎頌岬?,牛沿著稻田間狹窄的水溝吃著草,騎牛人躺在牛背上,在陽光下用大大的帽子遮著,要是碰上下雨就在身上再多披一件棕櫚葉做的雨衣,他們的職責就是別讓牛吃了莊稼。

  哈利·弗蘭克看到這個場景很有趣,想拿照相機拍攝,卻不曾想海南人對照相的恐懼程度比他在中國平常見到的更厲害。他特地描繪了海南一位老太太看到他試圖對她拍照的反應:有個老太太裹著小腳,不知怎的發現哈利·弗蘭克用照相機對著她,剛才明明還在牛背上打盹,立時騰地下竄起身,一溜煙跑得無影無蹤,并四處散播“成功脫險”的消息,以后不管哈利·弗蘭克走到哪,村民都遠遠地躲起來。

  印象四:

  嘉積男女的衣著打扮

  哈利·弗蘭克走在嘉積路上,看到有不少勞工除了干活要背的擔子,還帶著一兩吊沉沉的銅錢,方便在沿途的集鎮買點東西,而他經過了幾個集鎮后,也發現海南的集市很有趣:恰逢開市集鎮很熱鬧,街上人聲鼎沸、熙熙攘攘,到處擠得水泄不通;反之則毫無生氣,街上冷冷清清,住在鎮上的人就連把之前那一點存貨賣掉都毫無興趣。他還聽說中國的集市只有趕上每個月的某幾天,例如,“一、四、七”“二、五、八”這樣的日子才開市。

  嘉積街道用石頭鋪成,也就六英尺寬,逢市集開市,街上全是中國人,哈利·弗蘭克只能在人群里擠來擠去。他看到挑夫們光著上身,脖頸周圍一圈紅印繭子,全是扁擔壓出來的,不少人還留有明顯的擦傷,在人群里擠進擠出,有的肩上掛著兩三吊銅錢,每吊重八磅,值25美分,是挑夫的全部家當。

  他還注意到城里的男人個個光著上身,大都戴著個菱形的兜包,以大紅色居多,和防止腹瀉的“絨肚圍”有點相似;有的人在心窩前的帶子上系著一個皮制的錢包,錢包是當地做的,裝飾得很花哨,用來代替口袋,裝那些比銅板更值錢的財物。

  哈利·弗蘭克發現海南鄉下女人喜歡戴著帽子,這種帽子編織精細,大到足夠把整個人罩住,身上穿著烏黑的襯衣和褲子,質地多為漆皮或者油布,手不時地緊抓帽子,或者提一把褲腳;海南有些城里女孩更加時髦,戴著硬挺的草帽,很是惹眼,西方只有男人才戴這種帽子?!按魍肥蔚哪腥慫淙患貌歡?,但有時也有小男孩頭上戴著,就像腦袋上頂著個托盤,做工粗糙,好像從日本學來的樣式?!?/p>


旅途中的哈里·弗蘭克(攝于1922年)。


書中插圖:海南人建造的火山石門。 徐晗溪 翻拍


書中插圖:黎族女性正在織錦。 徐晗溪 翻拍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符金宇提供

  “不少女人光著腳,以前纏著的腳也被解開了,不過并沒有見到裹腳的年輕女孩?!憊じダ伎嘶固氐亓粢獾郊位畝煽諭W挪簧倩?,定期往返河的兩岸,另外有人需要渡河時,船夫們會把那些地位較高的女乘客抱著或者背上岸,免得她們脫鞋赤腳。哈利·弗蘭克不僅留意到這一細節,他還清楚地知道,按照中國禮儀,即使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,女人在公共場所脫鞋赤腳也是不得體的舉動。

  印象五:

  苗鄉見聞

  哈利·弗蘭克從嘉積繼續向前走上兩三天,便到了五指山,而苗鄉則是他的必經之路。哈利·弗蘭克指出,海南苗族人比生活在海南島內腹地的原住居民來到海南的時間要晚?!昂D廈繾迦送ü嘔鴟偕降姆椒ò焉澆畔碌鬧脖磺謇碭刪?,然后種上莊稼,待到幾年之后土壤肥力耗盡便遷移到他處,重復同樣的耕作方式?!?/p>

  哈利·弗蘭克還了解到,苗族人住的地方必須高出河面三英尺,在較高的山地種植旱稻、玉米之類的作物。令哈利·弗蘭克吃驚的是,苗族人說他們也有爆米花。

  海南苗族的語言由土語、官話和粵語組成,三種語言所占比例大致平均。哈利·弗蘭克還按照西方人的標準來評價海南苗族人,他認為,苗族人天生能歌善舞,聰明機智,勤奮好學,識字率也要高一些,但一到了十二三歲就不再上學。

  印象六:

  藤是海南黎族的“特產”

  在哈利·弗蘭克看來,黎族人基本住在深山老林之中。

  “黎族人比漢族人身手更加靈活敏捷,眼睛更黑,鼻子也更尖,這樣臉看上去會更為瘦削一些?!憊じダ伎肆粢獾嚼枳迦聳褂玫撓镅?,他表示,黎族有不少地方,雖然所有的黎族男人和不少女人都能說“海南話”,但各個地方之間語言并不相同,不少方言與東南亞一帶的語言非常接近。

  “黎族男子現今的穿著打扮與漢族人大體無異,也有不少人剃掉了頭發,可有的地方依舊系著腰布,還有更多地方仍然保留著獨有的發式,叫人一眼就能分辨?!憊じダ伎頌岬?,黎族女子有一整套獨特的編織衣物的方法,上衣和裙子的圖案色彩鮮艷,不同的地方,衣服款式還截然不同,有的地方穿的裙子像個圓筒,窄得連自如走路都困難,但大多數地方的裙子長度很少過膝。

  藤是一種叢林植物,上面長滿倒刺,像長長的鉤子一樣鋒利無比。哈利·弗蘭克指出,藤是海南黎族的“特產”,靠近沿海地區的黎族人用藤條和漢人、客家商人交換自己需要的物品。

  印象七:

  熱愛音樂的黎族人

  哈利·弗蘭克花了不少筆墨來描述黎族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他觀察到,黎族人的房屋地板用藤條或者竹篾編成,高出地面一英尺有余。每個村落的棚屋都有一個糧倉,要是有多余谷子就存放在里面。

  黎族人家家戶戶都有格子棚架,上面掛滿了南瓜之類的瓜藤,他們喜抽天然的煙草葉,這也是他們園圃里的主要作物。此外,他們還栽種木薯、香菜、萵筍、辣椒和一種類似槐藍的豆類作物。園子用竹子筑起籬笆,黎族人還發明了一種平衡裝置驅趕飛鳥走獸。在他們的設計下,這種裝置山泉水灌滿時便會斜到一邊,水倒干凈之后又會落回去,撞在石頭上發出響聲。

  在黎族人生活細節中,哈利·弗蘭克看到他們對音樂的熱愛:在婚禮上,新郎新娘和最親密的伙伴們會一直唱歌,徹夜不休;平時,黎族男人經常帶著一種單簧口琴,用來打發大把休閑時光,而女人們則忙著干活,只能一邊用木臼舂米脫粒,一邊有節奏地連續敲擊木杵;還有一種竹笛,是用鼻子吹的,聲音不大卻音律優美,堪稱黎族樂器中最完美的一種;就算集體勞作時,黎族人也會一起合唱。

  “沿海黎族人住的這片地方十分荒涼,到處都是灰色多孔的火山石。(編者注:這些居民應該是今??諮蟶降厙牧俑哂鎰迦旱南茸?,并非黎族人)”哈利·弗蘭克在返回海岸的路上看到,沿海居住的黎族人的房子、廟宇、公路、墳墓和村莊都是用火山石做成的,且幾乎每一棵大樹底下都能見到座微型廟宇或者神龕,修得相當精致,大部分建有石柱,仿若一座小巴特農神廟。

  哈利·弗蘭克了解到這里附近有一座火山,以前噴發過,把整個地區都埋在了厚厚的巖漿底下,這些熔巖就成了今天看到的石頭,當地人想盡一切辦法利用這種難以使用的材料。因此,石頭路的兩旁矗立著堅固的石墻,不少田地被石墻包圍起來,就連每一座小小的園圃也不例外,就是為了把它們從田里清理干凈。(記者 徐晗溪)

相關圖片

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44432